Welcome To Jelly-开元棋牌公司介绍_威尼斯人开元棋牌_开元棋牌怎么接旅游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40|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小说] 《剩女穿越之缘来我挡》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9-24 18:13:2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剩女穿越之缘来我挡》
作者:春迷燕



正文
第一章 如果老天不放水

? ?? ?? ???朋友好心的又约我在周六进行相亲,说句实在话,要不是不好拂了她的好意我真是更愿意在家里睡个懒觉。
? ? 因为没有牵挂,所以我工作起来没日没夜,标准一个工作狂人。平时加班,就如家常便饭一般。女朋友老是羡慕地说我这么年轻就做到了这个职位,真是女强人,我30岁已经是公司的销售总监,个人每年给公司创造的利润就在几千万,好几家大公司都经常抢着联系我希望我能去给他们干。
? ? 女朋友整一个贤妻良母,孩子都4岁了。她总是觉得我太孤单,希望我找个好男人嫁了。
? ? 社会上称我这样的女人为剩女,白骨精。有着精明的头脑,不菲的收入,自己买房买车,但是我姿色平平,身边的好男人早已结了婚,剩下的都是各方面条件不怎么好的男人,这些男人看见我又害怕得不行,深怕被我那强大的能力压得一辈子翻不了身,再不就是觉得我工作方面太好强了,无法给他家庭的温暖。
? ? 所以,每谈每吹,但是朋友就是不死心,我也不好拒绝,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能如此关心自己的人实在是不多。职场方面交的那些个朋友,利益牵扯太多,根本无法对你真心。
? ? 很快周六就到了,朋友提前打来电话,要求我一定要打扮漂亮点。
? ? “拜托,我就这模子,能打扮漂亮到哪里去?”
? ? “反正你不要像上次那样,穿得跟女强人似的,这次就穿我上次和你一起去买的那条裙子。”
? ? “那条嫩黄色的呀?这么大年纪了,还那么做作地装嫩,不嫌害臊啊?”我嘟嘟囔囔的不愿意,招来娜娜的喝斥:“叫你怎么穿就怎么穿,这次我让朋友带着他的好兄弟一起来,一起去钱柜唱歌,就是要你们都不要那么尴尬。”
? ? 周六一早,我穿着娜娜指定的那条裙子站在镜子前面,看着镜子里的我微微侧了侧身,因为长得不够漂亮,所以我在护肤方面可是下了狠功夫的,我的肌肤是百里挑一的水嫩,但是不出色的五官,还是让我无法拥有美丽。这件裙子是娜娜陪我一起买的,花了我2000多大洋,那个心疼啊!不过名家的设计还真是没话说,那腰身的剪裁和颜色衬托得我非常的青春和活泼。
? ? 不记得这是第几十次相亲了,还真不敢抱希望有好男人等着我挑。即使有钻石王老五,我也不会喜欢,能留成钻石王老五的男人铁定是花心萝卜留连花丛多年,年纪大了再找个美丽的处女做老婆,最恶心的也就是这种男人。
? ? 到了钱柜门口,给朋友拨了个电话,朋友告知在626房间。我便慢慢的很不情愿的挪动脚步,恨不得转身回家睡大觉去,现在还是下午3点,可以睡到晚饭再起来。
? ? 推开包厢的门,里面并不暗,所有的灯都开着,很明亮。娜娜和她老公一看见我就跟我打招呼,另外里面还有两个男人,我一下子就被其中一个吸引住了,他高大英俊,很阳光,生活中很少看见这么帅气的男人。娜娜向他们介绍我:“王子琳,我最好的朋友。”然后指着那位帅哥道:“这是我的朋友唐立衡,这位是他的朋友蒋弟元。”我一下子弄不清娜娜到底要为我介绍的相亲对象是哪一位,这一靠近,我更觉得唐立衡英俊得很过分,并且还要抬头看着他,他非常的高。
? ? 唐立衡的眼神很奇怪,看着我有一种兴奋,外加一丝的发狂。对,就是兴奋的发狂的眼神,让他的眼神看起来很是晶晶亮。
? ? 我心里抖了一下,心想,即便是对我一见钟情也用不着如此的兴奋发狂的样子吧?该不是变态?
? ? 哪知,他一把握住我的手,兴奋的道:“你好你好!很荣幸认识你,你实在太让人激动,太让人惊讶了!”顿时所有人都一怔,连娜娜都不知道如何反应才好了。
? ? 我实在觉得自己算不上美女,没有魅力让一个帅哥这么欣赏,难道他是在说我的长相长得太让他意外了?他的手实在的很有力,握得我都有些疼了。
? ? 接下来他的话让我都把下巴掉到了地上:“这么多年,我都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完美的脸。”
? ? 我傻呵呵的摸着自己的脸,这辈子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夸,当即真以为自己是绝世美女了!而且被还是这么英俊的男人欣赏,呵呵,感觉自己开始流口水了。
? ? “这是我的名片,你一定要来找我,一定啊。像你这么完美的脸骨,我可以把你整容成最美丽的女人,美丽到你无法想象!!”
? ? 我的脸垮下来,顿时悲从中来,苍天啊,大地啊,这比不说我好看还要残忍啊!!
? ? 娜娜一脸尴尬的在我们身边转圈子,不知道该说啥好的样子。然后使劲地把唐立衡的手和我的手分开,好家伙,这个姓唐的还抓得真紧啊。
? ? 娜娜喘着气道:“那个,子琳,唐立衡是整容医生,你不要介意,这是他的职业病。”她回头看了一下大家铁青的脸,然后有点怒:“唐立衡,你不要三句话不离本行好不好?还不快道歉?”
? ? 我呆呆的道:“不用道歉了,我,还有点事先走了…。。”然后居然准确的找到了门,在呆滞的情况下坐出租车回了家。一回到家才发现手里居然还捏着那张名片。
? ? 电话响了,是娜娜:“对不住,对不住,子琳,下次我直接叫上蒋弟元,我们一起吃饭给你介绍一下。”
? ? 我道:“不用了,娜娜,我不想再见他们了。”这是最失败的一次相亲了,我甚至连相亲对象长啥样都没注意到。
? ? 娜娜软言道:“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我不知道唐那个家伙会突然这么失态,不过…。。”
? ? “不过什么?”
? ? 娜娜顿了一下:“他是整容界的权威,他那么说你,你就肯定有非常好的条件。他可以把你变成最美丽的女人噢。”
? ? 我翻了个白眼:“你该不是要我去整容吧?我爹娘给我生的样子虽不那么好看,但是我还是不想顶着个假脸生活,而且我也没法以那个样子在社会上混。要看见我变了样估计我的下属会吓死一大片,剩下的肯定也都疯了。”
? ? 娜娜道:“我倒是非常好奇他可以把你变成什么样子?他那天使劲求我让我再带你见见他,那表情就跟见到世界上最难得的东西一样,也许你可以让他看看你,然后给你弄张模拟图,反正也不用给他真的整啊。”
? ? 我沉默了一会儿,娜娜赶紧趁热打铁:“就让他看看也没什么损失啊,而且你不好奇你可以变得多美丽吗?”嘿,真有两下子,完全击中了女人那颗爱美的虚荣心。想想也没什么损失就答应了,结果电话那头娜娜发出一声欢呼,我马上觉得自己被卖了,咬牙切齿的问:“说,得了什么好处?”
? ? 娜娜坦白道:“想给闺女上的那个小学太热门了,没有关系根本进不去,唐的老婆是里面的老师,早点铺路啦。”你老也操心的太早了吧?小孩才4岁,我恨得牙痒痒。果然俗话说的好啊,朋友就是拿来出卖的。
? ? 按约好的时间去了唐立衡医院,看着他看我脑袋的变态目光,我感觉自己的脸皮和肉都没了,在他眼前的是个头骨。汗毛直竖了起来。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终于逃也似的回了家。
? ? 新的项目开始了,我开始忙了起来,把这个事忘在脑后,又拿出了拼命三郎的干劲,把小组里的人员催得团团转叫苦连天,直跟我诉苦多少天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了。
? ? 这天,手头的活终于告一段落,方案已拟好。会议室里东倒西歪的歪着精疲力尽的同事们。我这组人,虽然嘴上喜欢抱怨,但是手头的活可是干起来毫不含糊,我看着他们流着口水就这么睡在会议桌上,也有了丝歉意,打算等这个项目完了申请带他们出去旅游,而且允许他们带家属。嘿嘿,骡子累了也得休息嘛,这样才能更好的干活。
? ? 手机响了起来,我疲惫的拿起来。
? ? 电话那头传来娜娜的尖叫声“子琳!!你快来我家!快来,快来!”
? ? 揉着被震疼的耳朵,头更晕了。“什么事这么火急火燎的?不知道我两个星期几乎都没睡了呀?”
? ? 娜娜赶紧放低声音:“老兄你干起活来不要这么玩命好不好?晚上我过来,你不用给我开门,我自己拿钥匙开门。”
? ?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当初把钥匙给她备了一份是好事还是坏事,知道今晚又没个好觉睡了。
? ? 回到家,脸也没洗就直接陷入了昏睡中。
? ? 娜娜抱着一个相框走进了我的家,在多次摇不醒我的情况下,只好留了张纸条便走了。
? ? 第二天的下午,我醒了过来,一觉睡得我不知今夕是何夕。晕乎乎的站立不稳,只是肚子实在是饿得不行了,这才挣着爬了起来,看见桌子上娜娜留给我的条子:
? ? 子琳:
? ? 我实在是无法让你醒过来,以后工作不要太拼命了,要注意身体。冰箱里有我给你做好的饭菜,你只要到微波炉里热一下即可。
? ? 茶几上我给你留下了唐立衡给你模拟的画像,我给你镶在相框里了。真让人无法置信!
? ? 我晕晕的把纸条扔在一边完全想不起来唐立衡是什么人,脑子太缺乏睡眠就会导致记忆力下降和意识混沌。跑到厨房把冰箱里的饭菜热了,狼吞虎咽的吃完,娜娜的手艺还是那么好,不像我,连个蛋都不会煎。
? ? 正准备再回去睡,看见客厅茶几上一个文件袋,就过去拿起来打开。当我慢慢的把里面的相框抽出来时,我真正呆住了。我终于明白娜娜留条上写的,"真是让人无法置信"是什么意思了!画像是用机器彩打出来的,画上的女子一双大眼水汪汪的含笑,眼神很熟悉,就是我的眼神。而我本人的眼睛不算大,可画像里的眼睛很大,如烟如雾般的含着笑意。挺拔的鼻梁,小巧的鼻头非常的可爱,两片柔嫩的美唇,嘴角微微上翘,带着点俏皮,非常的甜美,连我看了都忍不住想吻上去。这画中女人仙姿仙骨,美丽不可方物,淡雅宜人。当真是往电视上一杵,立马堪称中国第一美人,那些明星和她一比真是云泥之别。
? ? 我张着嘴巴,口水流了下来,我可以变成这样?我居然可以变成这样?突然心里愤怒了起来,老天爷你也太开玩笑了,我这么好的苗子你居然眨了下眼给我长成这样?本来我这一代妖姬是个被人伺候的材料,现在被你给放了水吃啥喝啥都得自己来!




第二章 深夜拜访的女鬼 穿越了

? ?? ?? ???想不到我居然还有可能长得这么美,拿着画像,除了叹息上帝不该眨那下眼之外,心里还是挺美的。把它放在哪里好呢?在客厅里摆来摆去,结果还是决定放在床头柜上。
? ? 嘿,我要天天看,月月看,兴许也能把自己看得美一点。
? ? 迷迷糊糊的,天暗了下来,我又睡着了,唉,真不是一般的累啊。
? ? 也不知睡到了几时,突然隐隐约约的有细微的哭声传来,我翻了个身,不耐烦,谁没事哭个不停,知不知道半夜扰人清梦很不道德?把被子蒙在头上,哭声还是不断。我气得一跳坐起来,大声道:“哭什么哭?哭能解决什么问题?还让不让人睡了?”
? ? 这一睁眼才发现天已经黑了,月光很好,也没哭声了。揉了揉脑袋,我在做梦吧?正要躺下,突然一个好听的女声响起来:“唉,我没有办法才哭的。”
? ? 我这一个激灵,偶的神哪,进贼了?还是女贼?
? ? 结结巴巴的道:“女人干这个出不了头的,而且这是犯法的。”
? ? 那女声顿了一下:“什么犯法?”
? ? 我赶紧转动脖子四处乱看,想看她在哪里,结果什么也没看到以为她在别的房间躲着。
? ? “偷东西犯法啊,你干这个没什么前途。”然后赶紧注意听声音的方向。那女声委屈的道:“谁偷东西?我才不会干这种事。”
? ? 我的头大了起来,我听见声音是从床头柜的墙上传来的,声音怎么会从墙上传来?
? ? 缓缓转头,看见一个影子在墙上蹲着,就蹲在我的画像上。我大惊连滚带爬的向门冲去,嘴里发出尖叫,可是慌乱之下居然找不到门,只好缩在角落里浑身发抖的看着那个影子。那影子缓缓走下墙来:“你怎么了?”
? ? 我抖着手指指着她:“你不要过来!我没得罪你你为什么来找我?”
? ? 那女人穿着长长的白裙有点奇怪的看着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然后转身指着画像道:“也许是你这里有我的画像吧?”
? ? 我顿时浑身一抖,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差点吓晕过去,看看她的脸再看看画像,可不就是一个人吗?
? ? 突然记起一本鬼怪小说里说,如果鬼找上门来,那么就是还有未了的心愿,只要帮她完成这个心愿,那么就不会被鬼所害。我抖着快散架的身子:“你、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帮你,你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 ? 那女鬼美丽的脸上顿显喜色:“真的!?”顿时将脸凑到了我的眼前:“你、你肯帮我?我、我要你去救我可怜的爹娘!”
? ? 我听了她的话,心想这个女鬼还很有孝心。但还是害怕得不行,抖着身子道:“你离我远点,我害怕。”她马上飘着就退了开去,脸上带着欣喜的微笑,很是动人:“谢谢你!”
? ? 我想了想道:“如果我帮你你是不是就可以走了?”那女鬼点了点头,她道:“我叫何雨池。”
? ? 我道:“那现在怎么办?”
? ? 她道:“先去河边,什么河都行。”
? ? 我爬起来去找衣服,想着帮她至少她不会害我然后也没那么害怕了,一边骂唐立衡,一边穿好衣服拿起车钥匙。
? ? 她一脸新奇的看着我的车子,我上了车道:“你在后面跟着我吧。”
? ? 我开车的途中她一直在窗外跟着我,想想她是鬼,真是心里害怕的不行。已经可以看到河了,突然我困了起来,那种困是无法抗拒的那种,我失去意识之前想把车停下,但是已经做不到了,剩下的事就一概不知了。
? ? 脑海里只有她的声音:“我叫何雨池,你也叫何雨池,现在还来的及。”
? ? 突然觉得水好凉啊,刺骨的凉。我使劲地划动双手双脚,不让自己沉下水去,从小我就是个游泳健将,体力又好。
? ? 一头浮上水面,努力的吸了口气。睁眼却见岸上几个人呆若木鸡地站在那,我心底暗骂一句,真冷血,看见人落水了也不搭把手。不过在手脚冻麻之前,我已经努力的爬了上来。喘着气,嘴巴已经冻得张不开了。
? ? 我抖着冒出一句:“喂,没看见有人落水快冻死了吗?快拿干毯子来啊!”
? ? 那些人突然发出大声的尖叫四散而去,我听到他们叫:“鬼呀!鬼呀!”
? ? 他妈的我才见鬼了,不知怎么开车就开水里去了,嗯?这些人怎么穿着古装?那女鬼呢?
? ? 愣了一下,不禁又暗骂,你个女鬼,我说要帮你救爹娘你也不用害我掉水里吧?好像和那些小说里一样,敢情给我穿越时空了。现在不想这么多了,得马上把身子擦干才行,不然小命就没了。
? ? 两个大大的喷嚏打得惊天动地的,我赶紧朝最近的房子走了过去,穿过走廊,拐了两个弯,找了间房推门进去,看着房间里的装修风格很刚毅,古香古色的。忍不住抱怨道:“穿到这落后的古代,该死的连热水器都没有,想洗个热水澡都不可能。”胡乱从床上拿起一床被子在身上擦着,衣服脱了个干净,然后把自己包在另一床干被子里,就像虾米一样弓成一团。
? ? “你个死女鬼,古代条件这么差,如果我来个伤风感冒死了,我非得找你理论,更别提救你父母了。现在谁来救我父母?”虽然我爸妈老是一脸凶恶的催我找男朋友结婚,其实非常的疼我。
? ?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了,由于古代在内室都是设有屏风的,所以来人一下子没看见里面的我。我眼睛转了转,看见地上的水印,知道那人立马就会看见我了,要躲现在也来不及了。那人果然很快就转过了屏风,瞪着我,突然脸上一怔。
? ? 我也一怔,来人一袭月白的衣衫,很是风流倜傥,白衫上绣着银色的暗纹,头顶紫金冠束着乌发。挺拔的鼻梁,薄薄的嘴唇,一双星目炯炯有神的看着我。虽然我觉得帅哥很养眼,不介意多欣赏一会儿,但是现在我光着身子,到时候不但占不到他的便宜,反而会被他占便宜。这种亏本的事我是从来不干的。
? ? 我大方的站起来,被子裹着,挪下床来,走向一旁的大衣橱,这衣橱大得跟小房间似的。我希望他回不过神来,好让我有时间穿衣服。结果事与愿违,从背后被人用手臂一把搂住了,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不是故意要来引诱我的吗?那为什么还要穿衣服?嗯?何雨池!”这手跟泥鳅似的溜进了被子,转眼就贴上了我的肌肤。
? ? 听见何雨池的名字,我顿时呆了一下,不明白他为什么叫我何雨池。反应过来后大羞,觉得脸立马就红透了,虽然以俺剩女的身份,俺有着多年的积蓄,指不定谁烧了谁,但是面对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被摸还是觉得有必要使出防狼狠招的。抓住色狼手臂,一个转身,任由被子滑下,嘿嘿,果不其然,色狼立马被光溜溜的身子吸引住了,顺势一个顶膝,嘿,命中!
? ? 看着他立马痛叫弓身蹲地,双手捂着要害。我潇洒的拉开衣柜选中一件样式简单的白色衣服穿上,不紧不慢的系上腰带。嗯,大了点,长了点,不够好歹能遮住春光。然后走到桌边从小炉上取下暖壶,自顾自的倒了杯热茶喝了,一股暖意从心底升了上来,我舒服地叹了一声。
? ? 这时那男人已经转出了屏风,也坐在桌子旁,盯着我。我不理会他,还是喝着热茶,神态自若。这是我面对的第一个古代人,他叫我何雨池,估计我是真的被那个女鬼给搞得穿越时空不说,还用了她的身体。嘿,这么美的脸,你个男人能有几个看着不动心的?让你看去吧,等你看完我就要了解些情况,那些穿越文里女角的风度俺也得有。可是我不知道的是,何雨池不是一般的美,热茶的蒸汽映着她水灵的肌肤,抹出一颊嫣红,艳丽异常。加上我调皮带笑的眼神,足以把眼前的男人杀死。那丝丝未干的长发,随意的几缕,轻伏在雪白光洁的额前,加上因为热茶的热度而泛红的嘴唇,性感得无以复加,十足是在叫男人犯罪。不过眼前的男人被我那一击,估计至少一个星期是无法找女人麻烦的了。
? ? 男人定力非常,看得出他很有尊严的在忍着下身传来的疼痛,这也是我不紧不慢的原因。他死死的盯着我:“何雨池,你的脚疾是装出来的?”我现在可以肯定自己已经是何雨池了,脚疾?怪不得老觉得双腿无力呢!我还以为是落水的原因,原来是这个身体本来的腿脚有问题:“不知道,刚才那些做鸟兽散的是些什么人?为什么看见我从水里出来就跟见鬼似的?难道是他们要把我淹死?”
? ? 这下子,眼前的男人更是眉毛高挑,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了。
? ? 这让我立马判断,这些人和这个男人都是我的熟人,至少是在一起时间不短了。那些人要害我,以为我的脚不好肯定淹死了,哪知我突然又手脚很好的游泳还爬上了岸,所以被吓跑了。而这个男人认为何雨池的脚疾是装出来的,还以为她要引诱他。妈呀,这个何雨池到底怎么惹人了让人要置她于死地?她的父母又在哪里?有什么危险?




第三章 是是非非

? ?? ?? ???说句实在话没有比豪门恩怨和皇室纷争更让人厌恶的了,哪像现代,只要你有能力,谁都能有机会工作,不管男女。你说古代女人除了传宗接代这档事能证明自己活在世界上有意义之外,还能证明啥?
? ? 偏这个何雨池就是个豪门可怜女,看着宅子不小,估计是豪门世家。看这位帅哥挺帅,估计也是个近亲。豪门恩怨说到底也不过就是窝里斗,来个自己人你死我活争抢个财产啥的,有啥劲?何雨池,你还真挑对了人,想我在公司要混个总监,除了工作拼命外哪能不加个情商高呢?
? ? 嗯,这回还真让我王子琳给料错了,事实证明生活不能老是想当然。死鸭子嘴硬是我的习惯,错了也死都不认,反正生活我还得自己摆平,旁人着急有啥用?
? ? 看着一脸愕然的男人,我问:“你是我什么人?”
? ? 妈妈咪呀,千万不要说你是我夫君,然后告诉我是你的第第第几房,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我不会谋杀亲夫!想我在现代是单身主义者,绝不能在古代这么没志气给人做小妾。更不能让现代一夫一妻制教育出来的大女子,接受男人来个三妻四妾。我一女朋友被老公出轨伤害哭到我家,我比她还激动,差点冲上门去杀掉那臭男人。最后被劝阻,冷静下来帮女朋友取证打官司,结果不但顺利离婚了,还给女朋友争取到了最大经济利益,把她前夫给扫地出门了。
? ? 正在男人抽着冷气的当儿,一个声音在门外响起:“老夫人到!”
? ? 对面的男人立马站了起来。一个身穿宝蓝色长衫裙的老妇人进来了,一脸的威严状。
? ? 我的妈呀,我最讨厌这种,管不住老公,吃了一辈子小妾醋的老女人了,这种女人更年期一般都早,还满肚子怨气,时刻以严厉治奴仆为乐,整治那些不尊重她的小老婆。还把儿子管得死死的,真是比谁都难伺候。
? ? 那男子一个鞠躬行礼:“母亲。”
? ? 老妇人严厉的眼神马上盯着我,我也站了起来,不知道如何行礼,可是我觉得这种女人暂时还是不要得罪的比较好,于是问候道:“老夫人好!”旁边马上有人大声斥道:“大胆刁女,还不赶紧跪拜老夫人!”我定睛一看,嘿,虽然刚才被池水冻得半死,但是这个人的面目我还是有印象的。我一笑:“嗯?刚才推我下水力气还挺大的嘛,我没淹死,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 ? 那奴仆马上脸色慌张的辩解:“我没推你,是小姐叫……”察觉到自己失言立马住了嘴,手脚不知该往哪放。
? ? 哦?嘿,马上露馅了吧?
? ? 老夫人脸色马上不好了起来,我察言观色,料到这个家族毕竟是不许滥用私刑的。也许这个老太太还不是那么可恶。
? ? “叫小姐过来。”老夫人不动声色的道:“带何姑娘下去换身衣裳。”立马有人过来把我带了下去。临去之前听见老夫人道:“乾之,娘跟你说过什么?你忘了吗?”
? ? 噢,这个男人叫乾之,回廊里看见那个岸上我还没看清的穿华服的女孩子,不过也就16岁左右,她迎面走来,脸上有点恐惧的看着我,同时也讶异的看看我行走正常的腿脚。我经过她时,突然想恶作剧,就双手成爪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尾音拖长,一脸僵尸状。她吓得立马尖叫起来。我哼了声,就这点胆子还要害人,最好别犯着我,小心我让你进疯人院,哈哈,我那铁哥们可是副导演,我现场看过他们拍鬼片。
? ? 被人领进一间房间,换上了一套简单的布衣,看着镜子里的女孩子。我不由得叹息,上帝就是这么不公平啊,这随便穿件布衣,何雨池还是美得不可方物。哪像现代的我,就是把美丽的衣服穿尽,估计也没人把我当美女。这镜子里的美人大概也才16岁左右,嘿,这回老天爷也让我不用整容就做了回美人,还多给了我十几年青春!高兴了没多久,我又开始沮丧起来,这古代的大家闺秀都是足不出户的,美有什么用,谁能看得到啊?如若是在现代,我就要上街,给交警叔叔扰乱一下交通。哈哈,那车子、人乱作一团的,方显这皮囊的魅力呢!(丑人多作怪,估计是多年被人忽视而心理变态导致)
? ? 我使劲的在镜子前扭着身子,欣赏了半天,看这腰身,看这丰满的胸脯,看这美丽的脸庞。还正嫌这铜镜不够清晰,肚子叫了起来。我看了看一旁呆如木鸡的小丫头道:“我饿了,有什么吃的?”
? ?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 ? “绿、绿茵”
? ? “好,绿茵,那就给我拿点吃的吧,最好多来点肉。”
? ? 看着那小丫头呆呆的出去了,也没理会她,就自己往床上一躺。
? ? 被人喊醒时,已是傍晚了,看见绿茵放桌上的食物,我下床大吃猛吃了一顿。然后抹抹嘴。开始向绿茵打听。
? ? “这是哪里?”
? ? 绿茵一脸惊讶:“你、、、、”
? ? 我挥了挥手“你不知道刚才我被推进水里了吗?还是那小姐干的好事,这我在水底被撞到了头,现在还痛呢,而且我好像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 ? 绿茵叹了口气:“你也是可怜人,你不要得罪小姐,不然后果指不定还不如现在。”
? ? “我父母在哪里?”
? ? 绿茵道:“我不知道你的父母在哪里,但是肯定是活不了了。”
? ? “为什么?”我吃了一惊,如果我救不到人岂不是会被鬼害死?那还能回到原来的时空吗?鬼魂应该是不受时空限制的吧?我要找到何雨池的鬼魂问个明白才行。
? ? “我只是有一次听见老夫人吩咐下人说要把你父母给关起来,等事成之后再把他们给解决了。”
? ? 看来他们要我做什么事情,从这个小丫头身上是很难探出来的,把何雨池的父母关起来似乎也应该为了胁迫她,他们到底要她去做什么呢?如果要她做的事情那么重要,又为什么那个小姐会把雨池推进水里要淹死她呢?这不就等于违抗了夫人的旨意了吗?
? ? 第二天,老夫人派人传话来,叫我去花园湖心亭。
? ? 我一路仔细的记下了路线,以便日后要跑路时不会迷路。结果发现,这个家还不是一般的大啊,看来走上一回是不太能记得清楚的了,要找机会多探几次路。
? ? 初冬的风吹得我穿得单薄的身子有点冷,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湖上的荷叶早已凋谢,耷拉在水面,一片萧瑟。湖心小亭里老夫人怡然的品着茶,身旁站着还是一身白衣的乾之。在老夫人面前,我低下了头,行了个从绿茵处学来的礼,恭敬的说了声:“老夫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还是要识时务,届时再想办法逃出去。
? ? 老夫人看也不看我,只是道:“你的脚疾好了?”我只好道:“我也不知道怎的,一慌神,就手脚划动起来了。”
? ? 老夫人点头道:“嗯,你7岁那年因一场大火而大病一场,而后你的脚就不能行走了,连大夫都查不出原因,兴许是因为吓的,这下反而又给吓好了。”
? ? 我低着头,寻思她的话,想推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 ? 老夫人把茶杯放下:“雨池,你想好了吗?把你的决定告诉我。”
? ? 我不知道他们叫我干什么,无法回答她,但我从绿茵嘴里知道,那件事即使我办成了父母也会被杀死。我干脆来个沉默。
? ? 老夫人冷了脸:“你要想清楚了,再回答我,老人家最难挨过冬天,你的父母年事已高。”
? ? 我干脆来了句:“老夫人要我做什么?”我希望她回答我,但是却看见一旁的乾之似乎有点怜悯的看着我。
? ? “你这算是拒绝吗?”我看见老夫人的手有点握紧了,我顿时明白,这件事估计只有我能做到,不然她为什么那么紧张?那么我可以反威胁她了?只是不明白这个柔弱的女子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可以去做一件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 ? 我淡然一笑:“老人家禁不起折腾,还是早点把他们放了,这样事情也好谈。如果老人家有事,我这个做女儿的总难免心里有了牵挂,反而会坏事。”和商家谈判也是这样,抓住他们的弱点,利用自己的优点,该提条件时就提条件。
? ? 老夫人抬起头,盯着我,这个丫头好像这一落水反而聪明了许多。
? ? 我摆出了轻松的表情,也与她对视,眼中无惧无畏。一旁的乾之不禁看得呆住了,他从没发现这个女子有过如此坚毅的时候。
? ? 老夫人缓缓开口:“好,德福,去把何老夫妇请来。”
? ? 我也开口道:“老夫人,雨池的条件如若你同意了,那么请把要我做的事情再吩咐一次吧,这一惊吓还真让我给忘了。”我摆出一付故意挑衅的神情,让她误认为我只是故意刁难她才说忘了的。
? ? 老夫人咬了咬牙,你这个贱人,等事成之后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的。挥手示意乾之来说。乾之往前走了一步向老夫人行了礼,道:“你去给杨霆作奴婢,然后假意爱上他,献身于他并要怀上他的孩子,记住一定要怀上他的孩子。怀上孩子后你就回杨家庄。”
? ? 我深吸了口气,这些无耻的人真不把人当人看,居然要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去怀陌生男人的孩子。“你们要这个孩子做什么?”
? ? 老夫人冷道:“这后面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只要知道自己做什么就行了。”
? ? “那我的父母呢?”
? ? “你以为你不做完这件事我就真的会放了他们吗?我已经让人喂他们吃了毒药,这毒药比较特殊,会蛰伏在体内一年,这一年之中你最好怀上孩子,如果不能,我虽然会给他们另外一种解药,但是只能将毒发时间延缓一年,而且他们的身体会受到损伤。如果这种解药吃两次,那么他们的身体就会亏空到很严重的程度,那时就是再吃真正的解药也无济于事了。”
? ? 够狠,嘿,这才配做故事里的坏角不是?这女人肯定跟那杨霆有什么瓜葛,要他的孩子,还要他感情受伤。姓都是一个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瓜葛?没关系,本姑娘命硬,到时见机行事便是。
? ? 这时德福已经把何雨池的父母请来了,长相普通,面目忠厚的一对夫妇,我暗自奇怪他们怎么生得出何雨池怎么美丽的女儿,估计是基因突变吧。何雨池的的母亲一见我就冲上前来,拉着我的手哭了起来。为了不让人对我不是何雨池起疑心,我假装很舍不得他们的样子,握着夫妇俩的手不放,脸上神情凄楚。老夫人下令送俩人回家,我挂上笑容安慰何氏夫妇,说自己很幸运的留在这里伺候老夫人,叫他们不要挂念,这里好吃好喝,我会过得很好。然后老夫人赏了他们些银子,最后他们千恩万谢的走了。可怜的老实人啊,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不说,还对对方感恩戴德的。
? ? 我真正地开始琢磨如何变被利用为反利用了。你老夫人豪门呆惯了,情商高是不错,但我王子琳也是职场混海了,看看谁厉害。一开始你就低估了我,这可是你犯下的大错误,呵呵!为了继续麻痹她,我故作伤感状。
? ? 老夫人嘴角上扬。“从明天开始我会派人来教你些东西,你可以用心些,毒发作的时间不多了。”我咬了咬牙,老巫婆!

剩女穿越之缘来我挡.txt: https://u765575.ctfile.com/fs/765575-311686038

欢迎来到 这里玩论坛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jelly1.com [这是默认签名,更换签名点这里!]

这里玩www.jelly1.com ?

GMT+8, 2019-9-26 17:53365体育在线网址 , Processed in 0.08950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